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闪念之书

——评瓦尔特·本雅明的《拱廊著作》
作者:贺骥 来源:《外国文论与比较诗学》2016年第3辑

Walter Benjamin, Das Passagen-Werk, hrsg. von Rolf Tiedemann, Frankfurt am Main: Suhrkamp Verlag, 1982.

 

1982715,时值瓦尔特·本雅明诞辰九十周年,由罗尔夫·蒂德曼编辑的本雅明遗著《拱廊著作》(Das Passagen-Werk)正式面世。这部巨著分上下两卷,共计1354页,上卷书末印有16幅插图,全书正文计1003页,正文前有编者撰写的引言,正文后有编者作的详细注释,其中包括该书的诞生史。该书的英译本为《拱廊计划》(The Arcades Project),汉语的节译本有刘北成迻译的《巴黎,19世纪的首都》(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

《拱廊著作》是一部未完成的历史哲学巨著,它在作者死后四十二年出版。这部巨著由断片、笔记、格言、评论、引语和短文构成,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残缺性和未完成性,已完成的只有本雅明用德语写的提纲《巴黎,19世纪的首都》(1935)和用法语写的略有改动的同名提纲(1939)以及短文《土星光环或论铁结构》。此书的另一特点为旁征博引。为了研究巴黎拱廊和现代性起源,作者共引用了850本知名和不知名的图书。此书的存世首先应归功于法国哲学家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18971962)。为了使本雅明的书稿免遭被纳粹焚毁的厄运,巴塔耶于1940年把它藏在巴黎的国家图书馆里。这部手稿经辗转于1947年落入阿多诺之手,阿多诺于1950年归国后把它收藏在位于法兰克福的本雅明档案馆里。在阿多诺和朔勒姆(Gershom Scholem18971982)的协助下,蒂德曼经过多年的整理于1982年将编辑过的书稿付梓。据朔勒姆所言,本雅明另有一部已完成的书稿。19409月,本雅明带着这部书稿越过法国边境前往西班牙,926,他在西班牙布瓦港自杀,书稿于是不知所终。(P1183-1184

这部未完成的著作写于19271940年,其主体写于流亡巴黎时期。此书的研究对象是十九世纪巴黎的城市史和该世纪资产阶级的历史。全书内容包括作为商品资本之神庙的拱廊,内设店铺的拱廊发展成百货商店,拱廊里的闲逛者类型,时装、家具和姿势等时尚,国际展览会,铁结构建筑,生活的无聊,奥斯曼设计的林荫大道,广告,波西米亚人和职业密谋家,空想社会主义者,巴黎公社,全景画和摄影,艺术和文学,尤其是现代派文学的创始人与新奇的倡导者波德莱尔。在本雅明探讨的文学家和艺术家(雨果、爱伦·坡、波德莱尔、格兰维尔和杜米埃等人)中,波德莱尔是理解现代和现代性之诞生的关键人物。与黑格尔用概念建立历史哲学体系不同,本雅明力图通过语言形象来建构历史,并用闪电般的即兴奇想来照亮历史。他不是以编年体来叙述历史,而是采用断片的方式对历史进行批判性的反思。全书的写作遵循“闪念”(blitzhafte Erkenntnis)的原则:“在那些与我们相干的领域里,只存在着闪电般的认识。文本就是轰隆隆的滚雷。”(P570)意向思维、隐晦的寓意和突发奇想使《拱廊著作》成为一本既有审美性又有思想深度的智慧书,它可与蒙田的《随笔集》、帕斯卡尔的《沉思录》、利希滕贝格的《涂写之书》、弗·施莱格尔的《文学笔记本》、尼采的《权力意志》相媲美。

这本历史哲学著作是一部计划好的未完成之作,就其内部结构而言,也是一部开放性的未完成之作。和编著《德国人》的书信引文形式相似,本雅明在《拱廊著作》中试图用蒙太奇手法制作一幅巨大的时代综合画:“这部著作必须把不用引号来引用他人话语的艺术发展到极致。其理论与蒙太奇理论紧密相联。”(P572)对此作者给出了两条理由。首先,他认为在人文科学领域只能采用“闪念”的认识方法,冗长的论著或完整的论文是不可行的,只有在短文、格言、断片和引语中突然出现的“闪念”才能使我们获得对历史的透彻认识。其次,他认为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和巴洛克悲剧一书通过当代来阐明十七世纪相似,这本书也必须用当代来更清晰地阐明十九世纪。”(P573)运用当代蒙太奇手法来书写历史,可以获得生动的形象性。通过对各种成分的剪接组合可以生成一幅直观的历史全景图:“用最小的、精确地批量生产的建筑构件来组建大的建筑物。通过分析小的个别元素来发现总体事件之晶体。”(P575

二十世纪上半叶欧洲盛行历史主义(Historismus)的历史观。历史主义主张从当时的历史条件出发来解释和理解一切历史现象,它采用“同情”(Einfühlung)法,即设想自己回到过去的时代,来体念和重建客观的历史原貌。本雅明认为历史主义对历史真实的重建乃是意识形态的虚构,因为它忽视了历史事实的流传史,而流传的史实总是与其流传史紧密相关的。他反对“同情”法,转而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唯物主义的史学家重视对历史事实的建构,他最严格地把建构与通常所说的对历史事实的重建区分开来。同情式的重建乃是单层的。建构则以摧毁为前提。”(P587)历史主义对历史原貌的重建之所以是单层的,是因为它忽视了当代对历史事件的接受,尤其是因为它用知识支持权力,它的“同情”是对胜利者和统治者的同情。与“同情”法相反,本雅明采用了有意图的回忆(intentionales Eingedenken)法,他要逆向梳理历史,对历史事件及其流传史进行批判性的反思,唤起今人对被遗忘和被压制的历史因素的记忆,使历史和当代相遇:“过去与当代相互渗透……唯物主义的历史描写让过去为当代服务,以使当代陷入危局。”(P588

本雅明对发达资本主义历史的研究受到了超现实主义、马克思主义和波德莱尔的影响。拱廊是他研究十九世纪资产阶级历史的切入点。拱廊(Passage)乃是有玻璃屋顶的、供行人通过和顾客购物的商业小街,小街两边设有展示和出售时髦商品的店铺。拱廊是当代百货商场和商业街(步行街)的前身,它是十九世纪资产阶级的购物和休闲场所之一,是当时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巴黎拱廊建于十九世纪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它们在世纪末已成为过时的旧物。本雅明认为巴黎拱廊能为研究现代社会的开端提供重要的“辩证图像”。(P577

超现实主义者阿拉贡的散文集《巴黎的土包子》(1926)曾给予本雅明强烈的震撼。阿拉贡将传统的阐释体系与现代神话交织在一起,塑造了一个超现实的梦幻世界。本雅明运用马克思的商品拜物教学说,对阿拉贡的现代神话进行了改造。他从资本主义的商品社会中看出了一种宗教机制,他把资本主义称作“一种纯粹的崇拜性宗教”,把拱廊称作“商品资本的神庙”。(P86)在商品社会中,物与物的交换关系掩盖了生产者之间的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生产者的命运取决于他们所生产的商品能否卖出去和卖价的高低,这样就造成了人们对商品的崇拜。商品的交换关系和普遍的交易原则甚至侵入到了爱情领域,直达人的身体:“以卖淫为例来揭示商品的偶像性。”(P1030

本雅明还把拱廊称作“过渡地带”,他用门槛(Schwelle)的形象来说明拱廊从新颖变陈旧的过渡性:“门槛和边界有着最严格的区别。门槛是一个地带,确言之,它是一个过渡地带。门槛这个词有变化、过渡和逃离(?)的含义,词源学必须正视这些含义。”(P1025)他从民俗学中借用了“过渡仪式”(rites de passage)这个概念,用它来说明现代性就是快速变化,就是从新到旧的过渡:“民俗中的过渡仪式指的是那些与死亡、出生、婚礼和成年相关的礼仪。”(P617)现代性的要素之一就是新,而越新的东西就越容易变陈旧而被抛弃:“与早已存在过的东西相联系,把现代性定义为新。”(P1010)新生事物一开始就包含有过时和死亡的萌芽。拱廊的别名是“新品商店”,它展示和出售各种时髦商品,而越时髦就死得越快:“时尚所追求的最极端的极端就是轻浮与死亡。”(P119

本雅明对资本主义盛期历史的研究之主旨在于揭示和批判现代性。作为本雅明的代表作,《拱廊著作》全面披露了现代性的内涵:快速、紧张、震惊经验、新颖、商品性、非人性、他律性、一体性、主体性和所谓的进步。本雅明认为人类历史并不是持续进步的历史,而是统治的历史和灾难的历史:“进步概念基于灾难观念。继续前进的,乃是灾难。灾难并非即将到来的事物,而是现有的事物。斯特林堡的剧本《到大马士革去》?——:地狱不是某种即将来临的东西,而是现在的生活。”(P592)由于技术和政治灾难对现代人的损害,本雅明将“现代”称作地狱时代:“现代就是地狱时代。现代所有最新的事物就是地狱般的惩罚。”(P592

《拱廊著作》的绝大部分段落都是残缺不全的,其中的许多文字表达有很大程度的重复,而单个文本成分之间的断裂往往具有令人无法预料的偶然性,所有这些缺陷导致了该书的可读性较差。但这种破碎的断片形式恰恰适合表达作者突如其来的闪念,犹如断臂维纳斯闪耀着残缺美。书中处处闪烁着关于商品世界的思想之光,作者诗性的意象思维使我们能够直观商品世界的骗人把戏,书中的闪念能够像霹雳一样切中现代社会的本质,因此这部著作是一部照亮现代社会黑暗面的杰作,是一部对现代性进行彻底曝光的闪念之书。

 

网站导航 | 意见反馈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招聘英才 | 出差审批表 | 法律声明 | 图书购置使用及保管审批单 | 保密知识宣传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

联系地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数字信息室 邮编:10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