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外国文学动态研究》编辑部召开“2016年度外国文学现状座谈会”

作者:苏永怡 来源:外国文学研究所

 

 

    2017614日至15日,“2016年度外国文学现状座谈会”在京举办召开,会议旨在对2016年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文学概况进行分析梳理,对外国文学现状进行及时追踪和研究,对各种文学体裁、文学奖项以及新老作家的创作进行深度评析和解读,同时为更好地办好 “外国文学年度报告”栏目听取专家学者的意见和建议。来自北京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南京工业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二十余位专家出席了此次会议。《外国文学动态研究》主编苏玲主持了座谈会,会议围绕文学与现实、“一带一路”文学、智能文学、文学之镜、难民文学、年轻作家崛起等近年文坛热点展开了热烈讨论。

 

《外国文学动态研究》立足当代外国文学研究,而当代外国文学与当今国际社会的形势紧密相连,与会专家结合当今国际政治形势、社会现状进行了讨论。

韩国文学专家薛舟指出,韩国文坛紧密联系现实,韩国每年都推出社会问题作品集。我国作家缺乏对社会问题的关注。2014416日,韩国“世越号”客轮沉没。著名作家金卓焕出版长篇小说《谎言》,拉开了文学艺术界反思“世越号”事件的序幕。

《世界文学》主编高兴认为“东欧”现在是一个四分五裂的世界,“东欧作家”是一个很微妙的词语。东欧作家的创作不可能离开政治。东欧作家给我们提供的一个启示是,怎样将现实土壤上升到文学艺术。米兰昆德拉的小说非常强调“存在”,有其哲学深度。诺贝尔奖提名中,有一些东欧作家被提名,比如“卡达莱”,都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外文所副所长吴晓都遵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强调了人是社会关系的综合,文学是社会审美关系的综合,非常赞同用社会历史批评的方法看待文学。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连接中国与世界,是中外交流史上的辉煌。文学的交流是“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题中之义,文学在交流中相互激发并富。薛庆国教授指出,在六十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将近一半是伊斯兰国家,其中包括十几个阿拉伯国家,深入了解伊斯兰教、阿拉伯世界和穆斯林世界,对我们建设“一带一路”很有必要。阿拉伯文学大师们的准确预言给我们留下了这样的启示:文学和文化的视角,对于我们审视阿拉伯民族的今天和未来,是不应缺失的重要视角。学者粱展也指出,“一带一路”中我们应该关注的国家很多,有一些国家我们关注的不够。

日本文学研究专家、南京工业大学外语学院副院长陈世华认为人工智能对文学创作产生了影响,以人工智能为素材创作的作品以及人工智能直接创作的作品都大量出现。2016年日本爆发性创作了以人工智能为题材的作品,人工智能创作的文学作品也通过了星新一文学奖入围评审,2017年中国的机器人写诗非常火爆。互联网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中国,微信支付震惊了很多国家,很多国家都到中国来考察学习。人工智能能为人来带来什么,为文学创作带来什么,值得密切关注。《外国文学评论》编辑部主任严蓓雯指出,文学和科学现在已经紧密联系在一起现在跨学科现象也应该关注,应该关注人工智能、数据库等问题。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多位与会专家认为外国文学具有“镜子”功能,“外国”是“中国”的他者,可以起到参照作用。薛庆国指出,以欧美发达国家为镜,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许多不足;以阿拉伯世界为镜,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确实取得了很大进步。在八十年代中期,在埃及的中国人都认为,当时没有一个中国城市比得上开罗,而三十年以后,开罗没有变化,中国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如果说,他者是认识自我的一面镜子,为了更客观、全面地了解自我,我们真的需要多面镜子。葡语文学专家闵雪飞指出,巴西作家非常关注“融合”,巴西的民族融合非常好,巴西可以做中国的一面镜子,优秀的作家需要历史感,巴西的很多作家很有历史感。

近年来,欧洲正遭遇二战以来规模最大的难民危机,难民潮引发了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和人道主义危机。何宁指出,在与德国人的交流发现很多德国精英认为德国对“难民”负有帮助的义务,但是很多普通人持有不同观点。德国女作家Jenny Erpenbeck对于难民问题进行了思考,在去年大多数作家还没有开始写作难民问题时,她就凭借自己对难民问题的思考《去,去了,去过》进入到德国图书奖短名单。但很可惜,Jenny Erpenbeck去年并没有最终获得德国图书奖,但今年她获得了托马斯曼奖,可以说某种程度上是对她勇气的褒奖。但2016年出现了另外一个关注难民问题作家Bodo Kirchhoff,他的作品《Widerfahrnis》获得了德国图书奖,这部作品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思考,即我们在面对难民时,不仅仅是优越的“帮助者”的身份,有时候,我们自己也是自己生活,自己过往回忆的“难民”,我们也能够得到难民的帮助。难民文学在近年德国文学中也有展现。

文坛代有人才出,年轻作家纷纷崛起,“70后”“80后”作家频获大奖。韩国文学专家薛舟指出, 20165月,“70”后作家韩江的小说集《素食主义者》获得“国际布克奖”,韩江的作品一直闪耀着冷峻的批判光芒,这在喧嚣的当今文坛显得尤其难能可贵,而《素食主义者》更充满了复杂的思考和强烈的现代批判意识,也许这正是打动“国际布克奖”评委的原因。除了评论家的高度好评,《素食主义者》也受到了西方读者的欢迎,先是被《纽约时报》评为年度十佳小说,后又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最佳小说。德语文学专家何宁指出。最近几年德语文学正处在代际更替之中,老一辈作家很多去世, Günter Grass, Siegfried Lenz,Ilse AichingerHermann Kant去世,但中青年年作家开始崛起,如Marcel BeyerChristian Kracht等最近都有很好的作品问世,且获得了很多的关注和文学奖项。尤梅也指出在阿拉伯文学界,近两年获得重要奖项的有很多年轻作家,“80后”作家斩获许多大奖。

参加此次会议的专家学者多为我刊“年度报告”栏目作者。与会专家结合自身的研究、写作为“年度报告”栏目提供了很多建议。何宁认为,我们的年度报告应该不止局限于作家、作品介绍,而是在纷繁复杂的文坛现状中,提炼出本年度的特点,区别于其他年份文学的地方或者发现一些趋势性的东西。比如去年德语文学,出现了一个新的特点,众多年轻作家在关注个人生活之外,对政治和社会投入了很大的关切。《世界文学》副主编秦岚结合前几年的年度报告写作指出,“年度报告”的启发是立体的,经过几年的“年度报告写作”自身对于文学的现状会有全新的思考视角,同时也会给读者和其他研究者提供了最新的线索、思考视角。秦岚还指出,鉴于期刊“年度报告”的成长性,可以进一步做“副产品”,比如可以推出“当代文学辞典”“当代文坛热点”,年度报告作者在积累年度报告研究成果的同时,可以形成新的专著。尤梅指出,“年度报告”的写作虽然大,但是能让我们更全面更及时的关注文学现状。

 

网站导航 | 意见反馈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招聘英才 | 出差审批表 | 法律声明 | 图书购置使用及保管审批单 | 保密知识宣传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

联系地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数字信息室 邮编:100732